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探访“四川8岁少年男团”背后公司广州分部:正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05 16:37   浏览:

  近日,平均年龄仅8岁的“天府少年团”宣布出道引发热议,争议之中,8月24日,该团体所属公司发布声明称解散该团。央视评论称,“8岁成团,字都认不全,就开始认钱。”8月26日,南都记者探访该公司位于广州市越秀区的办公地址,现场还是一片未铺设水泥地面的工地。负责的工人告诉南都记者,该公司此前发布的图片系效果图,工程实际将9月中旬完工,目前未受影响继续进行。

  南都此前报道,8月20日,由7名小男孩组成的“天府少年团”在成都线下举办出道发布会,发布单曲宣布正式出道。7名小男孩平均年龄8岁,最小的成员7岁,最大的也仅有11岁,

  此番操作迅速引发大量质疑,“这么小的年纪让孩子们好好读书、享受童年不好吗?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小学都没读完的孩子真的适合进入娱乐圈?”“我们只想‘养成’,不想‘育儿’”。

  8月21日,发布该团体出道信息的微博账号“ASE亚洲星空娱乐”回应称,“公司不是把孩子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在孵化具有时代意义的新一代少年榜样。”并称,成员当中不仅有学科代表,还有三好学生。经纪团队对成员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在保证学习的前提下完成艺术训练。

  质疑并未就此平息。8月24日凌晨,该公司再发声明称,不做饭圈文化,没有资本运作,即刻起旗下的“天府少年团”(Panda Boys)更名为“熊猫少儿艺术团 Panda Boys”。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微博上,该团体和多位团员均已有超话,部分团员已有粉丝后援会。

  其中,一个名为某团员后援会官博的微博账号8月21日发布后援会招新公告,招募年满16岁,非初三、高三以及考研学生,团内以该团员为先。招新分为视频组、美工组、文案组和微管组,其中微管组要求保证每日至少5小时在线,管理粉丝群及超线天的“天府少年团”宣布解散。微博账号“ASE亚洲星空娱乐”发表声明称,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解散天府少年团(熊猫少儿艺术团Panda boys),并认真妥善处理后续工作。感谢社会各界及网友的监督批评。

  微博账号“ASE亚洲星空娱乐”认证为时代星空文化传媒(成都)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时代星空文化传媒(成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本2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孙雷,经营范围为文艺创作服务、教育咨询服务、文化娱乐经纪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组织策划服务、影视节目制作等。

  ASE亚洲星空娱乐官网简介中提到,该公司2020年开设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正式展开系统的国际偶像孵化业务,并落地成都及广州,提供精品艺训课程以及国际型艺人孵化。

  “ASE国际偶像训练基地”微信公众号历史信息显示,2021年1月底,“天府少年团”举行了首轮海选赛。招募信息写明,这是“ASE首个养成系男团”,招募条件为7至10岁男生,具有一定舞蹈基础,招募人数为12人,承诺给予“专业经纪团队,全程跟训,倾力打造”、“顶级师资,打造专属音乐作品”、“精训唱跳,量身定制出道计划”、“资源加持”等。

  南都记者注意到,该公司今年5月的宣传稿称,5月16日,天府少年团公开亮相后的首次活动C位挑战赛圆满结束,前期投票历时十天,“投票页面累计访问量60W 、累计票数21W ,现场投票超过1W 。”少年团分为A、B两队,除了这次成为舆论焦点的A队,还有在广州集训的B队成员。

  8月26日,南都记者探访时代星空文化传媒(成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位于越秀区东风东路的登记办公地点。现场还是一片未铺设水泥地面的工地,分隔开办公区域和唯一一间练习室的隔墙已经建好。负责的工人告诉南都记者,此前该公司微博发布的图片系效果图,实际预计9月中旬可整体完工交接。在“天府少年团”宣布解散后,工程未受影响正常进行。

  截至8月26日,微博账号“ASE亚洲星空娱乐”“因违反社区公约暂时处于禁言状态”。

  南都记者注意到,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早在2018年就提出“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严格控制影视明星子女参与的综艺娱乐和真人秀节目。”要求组织专家从主题立意、价值导向、思想内涵、环节设置等方面进行严格评估,确保节目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坚决遏止节目过度娱乐化和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等错误倾向。

  今年5月,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发布通知,各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机构要严把网络综艺节目人员关,为青少年提供良好示范。禁止未成年人参加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坚决杜绝包装炒作明星子女。

  8月,广电总局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网络综艺节目专项排查整治,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强化网络综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重点加强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管理,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

  8月23日,半月谈发表评论文章称,大批还未成年的偶像被推向市场,一方面使他们脱离正常生活学习的环境,过早地接触纷繁复杂的娱乐圈,不利于他们身心健康的发展;同时,也将“出名要趁早”的错误价值观传递给社会,误导辨别能力较弱的青少年。

  评论指出,“偶像养成产业的发展,绝不能以牺牲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为代价。过分追逐低龄化的偶像养成产业,该管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