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饰面板工程 >

水刷石的外立面保留斑驳色差(图)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14 18:42   浏览:

  2011年,上海清算所寻找专家制定修复方案。最终,北京东路2号的修复工程由上海现代建筑集团下属的历史建筑保护设计院担任。

  专家们前期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和评审,最终制定出的修复原则是:“在不改变历史建筑原状的大原则下,根据北京东路2号的历史、艺术价值及完好程度,得以确定大楼的立面、结构体系、基本空间格局和内部的特殊装修不得改变,其他部位允许适当改变。” 上海市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李孔三介绍。

  这意味着专家们并不会在结构、布局上做大的调整,最大的改变发生在东面入口处。

  历史院的该项目负责人邹勋介绍,“北京东路2号自设计建造之初即具有明显的英式建筑的特点,”它的东面门廊设计美观却不张扬,整体向建筑内部拓深,“让”出了容纳访客等候和进入主建筑内部的过渡空间,又保证了沿街人行道等公共区域的正常使用。

  在五十年代的改造中,东面主入口被封堵,并一度外扩,打破了大楼原来的公、私区域界线,而外滩街面历经变迁,也逐渐形成了街面高于沿街建筑入口的局面。

  这次修缮中,历史院的建筑师结合该建筑的历史,为了大楼与周边市政环境搭配和谐,拆除了东面大门的封堵,复原了大楼入口门廊及金属转门,并且调整了连系外滩街面的台阶。

  这项改造还原了90年前建筑本身多层次空间入口的特色,也与邻近的和平饭店、海关大楼等外滩建筑共同呈现出相对统一的英式古典主义建筑风格。

  大楼的细节处处可看出上世纪初的风貌,大楼底层陈列室和6层内天井极具特色的铅条花彩色玻璃窗,也是原来的样式,现在已经鲜有生产商,工程队跑遍全国才找到,就连一个窗上的五金把手,也是仿照原来的样式定做的。

  工人拆除石膏板吊顶,发现原来平顶内部简洁规整的石膏线条保存完好,于是调整管线走向,将原有天花板风貌完整展示出来。

  此外,作为一栋正在使用中的建筑,修复工程的重点之一就是如何让它更好地适应当前的需求,在今后的岁月中继续发挥作用。因此,工程师们在“最小干预”的前提下,为大楼增设了消防电梯、防火门、消防水泵等设施。为提升使用环境的舒适性,还增加了空调、泛光照明等设施。

  外立面,通常是建筑给人的第一印象。近年来,对于历史建筑外立面的修缮方法和理念也有诸多争议,一种观点主张将其进行焕然一新的修复,也就是把各个时期的修补痕迹全部铲除,按照最初建造时的材料和工艺进行全新的外饰面施工。故宫博物院即是典型的范例:统一均匀的红色油漆,一尘不染的黄色琉璃瓦屋顶,强化了古代皇宫给人的威严和尊贵感。

  但在北京东路2号的外墙修缮中,建筑师们选择了另一种方法—尽可能保存建筑物的历史痕迹,仅对其中需作修复的部分进行修复。

  这座大楼除底层为石材外墙,其他的外墙均为典型的水刷石工艺。作为水泥传入中国后诞生的传统工艺,水刷石英文译名“shanghai plaster”,与上海息息相关,远看像石头,实则造价和施工难度比石头高得多。北京东路2号水刷石外立面百年间经过多次修补,斑驳色块分布不均。但此次修缮,建筑师并没有把各时期修复痕迹全部铲除,而是将不同时期的痕迹分区,先进行小样制作,再采用不同色差的水刷石配比修复。

  邹勋介绍,“我们对外立面通过高压水枪进行清洗,再对一些空鼓的部分和有剥落隐患的部分进行加固处理,从而保留了那些小面的色差,并对某些部分进行了色彩调和处理。”这也是为什么这座大楼从远处看过去色调统一,走近观察又有不均匀色块的原因。

  从靠近北京东路的南门进入大楼,不由自主会被大厅主楼梯上色彩斑斓的釉面瓷砖墙吸引,据了解,按照最初的修复方案,这片砖墙会被封存在墙体之中。然而在进行墙裙改造的施工中,它们被意外发现,经专家确定为九十年前英国生产的,于是工程师们取消了原定的木饰面墙裙的改造方案,转而采用釉面砖墙群的风格,将完好的老旧釉面砖利用起来,剩余的部分则仿制上世纪初的手工工艺原样复制。

  这种根据建筑本身“量身定制”的保护措施,得到了有关专家的肯定,它为近代建筑的修缮和合理利用中哪些部位可以适当改变、哪些部分必须保留提供了相应的依据。也是北京东路2号修缮工程能够在“十佳文物保护工程”评选中获奖的重要原因。

  在全国范围内,这种对建筑文物进行分类保护的思路也无疑值得同样保有大量近代历史建筑的天津、武汉等城市借鉴。

  在不改变历史建筑原状的大原则下,根据北京东路2号的历史、艺术价值及完好程度,得以确定大楼的立面、结构体系、基本空间格局和内部的特殊装修不得改变,其他部位允许适当改变。—上海市文物局文物保护处处长李孔三介绍